由于在女儿从大连分开后

2017-05-06 12:28

李鑫诞生于2000年,今年16岁正在读高一,戴着黑框眼镜,身穿浅灰色大衣、胸前背着蓝底白色方格的书包,留有平刘海,头发到肩部,身体偏瘦。有知情者请与李鑫的父亲李国连联系,电话。

大连一名16岁女孩李鑫于2月23日留下一封绝笔信后离家出走,至今已超半月。在李鑫离家10天后,李鑫家人发现了李鑫在离家当日登上了前往广州的火车。今天,父亲李国连特地乘坐了女儿离开大连时乘坐T369火车赶到两千多公里外的广州,开始找寻女儿的下落。李国连挨个派出所翻查监控录像后,总算肯定在2月25号当天,李鑫在广州下了火车,并一个人一路往白云区方向走去。目前李国连仍在各个派出所翻查监控视频,寻找女儿的踪影。

只留下一封信后离家出奔

寻人信息:

不晓得女儿安全与否,在得悉女儿南下广州的新闻后,于是心急如焚的李国连也决议乘坐T369列车来到广州寻找女儿,于今天早上到达广州火车站,持续寻找女儿的踪迹。 目前广州警方已参与考察,正全力帮助李国连追寻李鑫的着落。

女儿用生疏手机发了QQ空间

引火线

线索

怀疑

目前李国连仍在三元里派出所里,广州民警也踊跃帮忙进前进一步排查。

经过查询发现,李鑫从7点11分在流花派出所监控视频中消逝后,去过附近的一家网吧,一直到9点多才出来。民警和李国连随即赶到那家网吧,但遗憾的是,李鑫在网吧并没有进行登记,当时天下起了小雨,民警猜想可能是在躲雨,但也有可能上过网与其余人有联系。离开网吧后,李鑫在三元里街附近彷徨,像是有目标性地找路,随后监控视频又中止了。

2月25日,李国连在女儿的书桌上看到了一封信,当时这封信还被东西盖着,李国连以为女儿离家出走只是在和自己负气,然而看到信的内容后,李国连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与担心中。“在信中,她说她走了,让我们不要找她了。”李国连说,女儿的信中有轻生的意思,这让他和家人都很担忧。李国连通过微信给记者发来了李鑫离家出走前留下的信,记者阅读全文,发现字里行间都流露着低落的情感,“我好悼念小时候那一段时光,只有爷爷,松儿哥哥,弟弟,我们一起的时间”,“假如我不在了,那样你们就只有一个孩子了,也挺好的”,“我受够了这种千篇一律的生涯,周而复始,轮回不至。”李国连心急如焚地说,“她平时性格很内向,我真怕孩子想不开,有点什么意外,咱们家里人都快瓦解了。”李国连发现女儿在离家出走之前,通过银行卡给自己的微信钱包里转了500元钱。“过年的时候家里亲戚给了她大概2000块钱的压岁钱,她办了一张银行卡,走的时候银行卡放在家里,身上估量就带了三百元左右的现金。”

因为寒假作业与女儿产生不愉快

金羊网讯 记者张豪报道:昨天广州火车站派出所、广场派出所、流花派出所、三元里派出所接民警接力查看监控寻人 ,终于发现了失联女孩李鑫的一些踪影。李鑫当天早高低离开火车站后,并没有坐车,而且一直往前走,当时天下起了下小雨,她进了三元里附近的一网吧,但并没有登记任何信息。

挨个派出所翻查监控

事件还要追溯到半个月前,2月22日,也就是李鑫离家出走的前一天,李国连看到女儿寒假作业还没写完,自己忍不住“教导”了女儿几句,父女俩因而也有些不高兴,“这立刻就要开学了,她的功课还没有写完,我就很赌气的说了她几句。”李国连说,当时他批驳的也很严格,记得女儿当时哭了,不外事后他也就没有放在心上。但是让李国连没想到的是,女儿竟然在第二天抉择离家出走。2月23日晚上,李国连夫妻俩放工回家后,发现女儿不见了。因为当时家里只有小儿子在家,只知道李鑫走的时光是23日下昼三四点钟,至于在李鑫离家之前说过什么做过什么他们也并不知道。“我刚开端认为她是去同窗家了,可是给她要好的同学打电话,都说没见过她。”李国连说,这两天他也找了女儿的同学以及亲戚,但都没有女儿的消息,直到他无意中看到了女儿书桌上的一封信。

李鑫身高约160cm,体重45kg,出走时身穿灰色上衣。如有最新线索,请与李国连联系,电话。》》》推举浏览:当“肉垫”勇救坠楼小孩 广东保安头部着地可怜当场身亡(组图)

今天早上8点半,记者联系到李国连,他告知记者,昨天晚上9点左右,忽然接到白云辨别局三元里派出所的电话,民警告诉监控视频中出现了李鑫的踪迹,随即李国连赶去三元里派出所查看监控视频。

之后的日子里,李国连通过求助当地的媒体来寻找女儿李鑫,当地媒体在官方微信、微博、报纸等多个平台也宣布了有关李鑫走失的报道。报道发出后,网友们纷纭给他供给线索,其中一个广东人打来的电话提醒了李国连。“他说在广东看到过一个女孩特殊像李鑫。”李国连说,虽而后来证明那个女孩不是李鑫,但这个电话也提示了他,李鑫或者去了本地。通过求助警方查问女儿身份证信息,李国连只查到女儿李鑫买过2月23日15点30分从大连开往广州的T369火车票,然而女儿消散这么多天,除了买火车票,就再也不查到她有应用过身份证的任何记载。经由查看大连火车站的监控视频,李国连看到了李鑫分开大连前的最后影像,视频中女儿正在火车站排队检票。

大连16岁失联女孩去过三元里邻近网吧 或与别人接洽

上午8点半,记者在广州火车站见到了刚搭了40多个小时火车的李国连。他背着一个玄色双肩包,满面愁容,手里拿着大连市泡崖街派出所给广州火车站派出所的”协查通报”、女儿李鑫的户口信息复印件以及当地媒体对女儿报道的报纸。 顾不上吃早饭,李国连就随着记者来到了广州火车站派出所。阐明情形后,民警带其来到监控室内,并给他播放了2月25日早上的监控录像——依照女儿购置的火车票信息,她应当在这一天早上六点半左右达到广州火车站。李国连当真地盯着屏幕,一分一秒都不放过,巴不得将每一帧画面都从上到下“扫描”一遍。终于在当天早上6点50分,一个女孩涌现在画面时,李国连高兴地喊了一句,“是她,断定就是她!我女儿到了广州。” 记者在画面中看到,李鑫仍是衣着离开大连时的外套,但从裙子换成了长裤,手里抱着一个浅蓝色的双肩包。 因为李鑫在出站后就离开了车站派出所的辖区规模,在看完火车站出站口的监控视频后,民警便让李国连前往火车站广场派出所继续查看李鑫出站后的监控视频。李国连随即快步走到火车站广场另一真个派出所内。

但是通过这条线索,李国连预测,跟女儿一起走的确定还有其他人,他甚至猜忌女儿是被人拐走了。李国连困惑地表示,女儿李鑫的同学曾在QQ空间看到李鑫在2月23日15点30分用小米手机在QQ空间发了一条状况:“至于此”,这个时间也正好是火车始发的时间,然而这部小米手机李国连的家人从来都没有见过。“她性情内向,素来没有独自乘坐过分车,在广州也没有亲戚,我对她的管教很严,她不可能有那么勇敢子自己买火车票离家出走。”李国连说,女儿留在家里的手机他也查了,相干内容都已被删除,女儿是否与谁聊过天他也不知情,同时他也曾去过女儿的学校讯问,学校里的老师和学生也并没有提供出更多的信息。

后续报道

推荐阅读:广州女子生前借近八百万从事非法经营 丈夫被判不必还

查到女儿买了前往广州的车票

12时30分左右,广场派出所民警查到李鑫从出站口出来后,单独一人往东步行至草暖公园,再左转入解放北路,然后始终往北边走去。据民警先容,一路上李鑫既没有拿出手机查看,也没有跟任何人谈话或联系,只是在经过公厕时进入上了个洗手间,然后继续径自往三元里方向前行。早上7点12分,李鑫走到流花路跟解放北路接壤处,随后便进入到三元里派出所的辖区范畴。看完这段录像后,李国连又在民警陪伴下赶到三元里派出所,想继续通过监控追踪下去。 然而,直到下战书5时许,李国连和民警持续看了三个多小时的监控录像,居然都没有发明李鑫的踪影。“她可能是在进入到下一个监控区域之前停了下来,有可能是吃货色,也有可能是遇到了什么人,所以我要一直看着四周多少个路口的监控画面,等候她从新呈现再接着找。”李国连说,固然翻查的都是半个月前的监控画面,这半个月里,女儿的去向也有无数种可能,但他并没有觉得泄气,由于在女儿从大连离开后,这是他第一次得到女儿行踪确实切消息,第一次看到了女儿的身影,也看到了找回女儿的盼望。“至少当初我知道她保险地来到了广州,即使我最后找不到她,或者她不乐意跟我回去,但至少也愿望知道她安然无恙!”李国连表现,本人会继承挨个派出所去翻查监控,不会放过任何一丝找回女儿的机遇。